笔~趣*阁 www.biqugebook.com,最快更新怎敌他晚来疯急最新章节!

    薛璎正身在一匹疾驰的亮骝色半血马上。

    数九隆冬, 北地的天风厉霜飞。

    铅灰的浓云层层压低, 在头顶积蓄翻涌。苍穹下的原野,马蹄起落间霜雪飞溅, 所经之处, 擦出道道白痕。

    身后杀手哒哒的追赶声越来越近了。一支轻箭忽然破空而来,“哧”一下扎入雪地,箭羽嗡震, 距薛璎身下马后蹄仅仅寸许。

    她近乎麻木地扬起一鞭, 淡淡道:“最后一支了。”

    遭人追杀,一路奔逃,她的人手几乎折了个干净, 所幸对方也已箭尽弓穷。

    “殿下,”一旁与她并驾的女官傅羽直视前方,目色凝重,“是绝路。”雪野上本一望无际, 而前方雾翳渐浓, 极可能碰上了悬崖。

    “是出路。”薛璎一手攥稳缰绳, 一手捏紧鞭子, 盯着眼前断口道, “离对崖不到一丈, 准备弃马,三, 二……”

    傅羽惊得唇齿一震, 咬咬牙与她一齐扬鞭, 往马腹狠命一抽。

    两匹马吃了痛拼死狂奔,临到崖边停也不停,一跃腾空。

    马嘶震天,地动山摇。马前蹄将将够到对头崖石的一刻,薛璎脚一松脱离马镫,借力马背一翻而过,险险落地。傅羽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匹马轰然坠落。

    身后杀手急急勒停一片,却有几个不怕死的紧追直上。

    薛璎飞快站稳,从腰间箭囊夹取了三支羽箭,朝对头扬手张弓。弓成满月,三箭齐射,无一虚发,身在半空的几名青甲男子抵挡不及,吃箭坠亡。

    傅羽跟着挽弓搭箭,朝对崖余下几人接连扬射,边道:“您先走。”

    薛璎扔下箭囊,留了句“小心”,转头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约莫一炷香后,傅羽跟了上来,气喘吁吁道:“微臣无能,叫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天堑难越,对方箭已用尽,不跑无异自杀,怪不得她。薛璎说“无妨”,她却忧心道:“他们恐怕很快便会绕道找来。”

    薛璎点点头:“我方才已观察过此处地势,这雪山东西走向,坡虽不少,却多崎岖,真能走的道寥寥无几,南面有一条,被雪流沙堵了,北边便是他们绕道堵截我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援兵到来之前,她们暂时没法出山了。

    傅羽看一眼远处绵延不绝的白皑:“天快黑了。”若待天黑仍曝露风雪,人很可能迅速失温,到时一样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薛璎举目四望,凝在长睫的霜粒扑簌一颤:“先挖个雪洞进去避避。”说罢扬手一指,“那边,走。”

    傅羽替她拥好斗篷,跟着她一路拨荆斩棘,待到落脚处察看一番,卸下腰间长剑,蹲下开挖,见她也预备动手,忙阻止:“您歇歇。”

    “歇着更冷。”她说着,松快了下冻得僵麻的手,刨起一捧松雪来。

    傅羽见状,不由鼻头微酸。

    这是大陈朝迄今最尊贵的长公主。论身份,她是先帝嫡女,玉叶金枝;论地位,当今圣上年幼,她代理朝政,又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

    但抛开这些不提,说到底,她也不过是个才将及笄的小姑娘而已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傅羽一面捣雪,一面压低声问:“照您看,这次的杀手可是卫王指派?”

    薛璎漠然眨了眨眼:“他怎么敢。”

    她开口呵出的白雾湿热,言外之意却叫人心寒。傅羽一滞,不再吭声。倘若不是北地的卫王,多半就是都城那边的自己人了。

    待凿出个够两人蔽身的雪洞,她宽慰道:“陛下铁定又要气得跳脚,回头保管替您做主。”

    薛璎弯弯唇角,没说话。

    傅羽搀她下洞,将周边的雪压实后跟着挤到里头,又拿方才捏好的几个雪团子堵严洞口,伪装得体,完了捱她躺下:“能避几时是几时,您稍歇歇,微臣把着风。”

    薛璎点点头屈腿躺下,将身上那件雪色斗篷分她一些。

    天色大暗,四下没了人声,只头顶烈风一阵阵急啸而过。良久后,傅羽听见一句梦呓般的呢喃:“这个人,陛下没法替我做主……”

    连九五之尊也动不得的人?

    傅羽一愣,正疑问便听到了她的后半句。分明很轻很缓,却叫人心头血沸得上下腾蹿。

    薛璎阖着眼睑道:“也用不着他替我做主。我有手有脚,得权得势,自己的账,自己一笔笔算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半夜风雪。

    冰窟窿滤去不少寒气,薛璎却并未安歇,所以子时过半,傅羽执剑暴起一刹,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怎敌他晚来疯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顾了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了之并收藏怎敌他晚来疯急最新章节